<noframes id="pvrln"><form id="pvrln"><nobr id="pvrln"></nobr></form>

<noframes id="pvrln">

      <address id="pvrln"></address><address id="pvrln"></address>
        <noframes id="pvrln"><address id="pvrln"><listing id="pvrln"></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pvrln"><listing id="pvrln"></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pvrln">
        <noframes id="pvrln">

        <sub id="pvrln"><listing id="pvrln"></listing></sub>
        <address id="pvrln"></address>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English
          洛陽惠爾納米科技有限公司 官網

          13683842418

          行業新聞
          您的位置:主頁 > 中文 > 新聞速遞 > 行業新聞 >
          血液檢測被說不靠譜,這次錯在生物標志物
          2016-10-28 11:46   查看  
          導讀
          生物標志物是血液檢測的關鍵,一旦出錯,那么整個過程就會無效,還有可能會誤導醫療進程。如今,研究人員發現膀胱癌生物標志物NLR經不起推敲,從而使得基于其的血液檢測不可靠。

          根據一項發表在Cancer雜志上的研究,在預測膀胱癌發展以及確定最佳治療方案中被寄予厚望的血液檢測可能并不可靠,問題出現在一個生物標志物身上。

          長期以來,研究人員一直致力于尋找膀胱癌的生物標志物,并確定了一個候選標志物——中性粒細胞與淋巴細胞的比值(neutrophil-to-lymphocyte ratio,NLR)。以往曾有研究表明,NLR值升高與根治性膀胱切除術后患者總生存期較差相關,還有研究表明NLR與手術過程癌癥的數量有關,這意味著通過血液測試測定NLR便能預測哪些患者最可能受益于術前化療。

          膀胱癌生物標志物NLR經不起推敲

          賓夕法尼亞大學醫學院放射腫瘤學主任Eric Ojerholm醫學博士引領的新研究對生物標志物NLR提出了質疑。與以往的研究相比較,Ojerholm團隊發現,NLR在預測肌浸潤性膀胱癌患者的總體生存率時無效,NLR對確定哪些患者能受益于化療也沒起不到幫助作用。

          Ojerholm博士說,“方法論是這項研究與以往研究結果存在差異的主要原因。以往多數研究都報道了將NLR作為膀胱癌的生物標志物,我們也希望這是正確的。但以往的大多數研究都是基于數據集的觀測,其中很多研究也使用了統計方法,但這有可能導致假陽性結果,所以在本次研究中,我們決定對NLR進行嚴格的測試。”

          該研究團隊分析了前瞻性臨床試驗中收集到的實時數據,這些數據來自美國的一項隨機III期臨床試驗,包含了317浸潤性膀胱癌,所有的患者均接受了根治性膽囊切除術,其中一半在術前接受了化療,另一半則術前未接受化療。

          Ojerholm博士指出,“該試驗具有幾個優勢,首先基線血液樣本( baseline blood samples)是該試驗的一部分;其次該研究進行了長期的隨訪,給我們足夠的統計時間,這意味著,如果NLR真的是標志物,那么我們應該能夠發現它;第三,試驗中隨機分配患者進行術前化療,這就允許我們能夠將NLR作為預后及預測性生物標志物來測試。”

          在這317名患者中,研究人員對230名進行了預后分析,以觀察NLR能否用來預測患者治療后的存活時間,另外他們還對263名患者進行預測分析,以觀察NLR能否預測哪些患者會對化療有反應。整個研究的隨訪周期為18.6年。

          結果發現,在預后分析組中,NLR并不是總存活數的重要因素,而年齡與術前是否接受化療的影響更為重要;在預測分析組中,NLR也不能預測哪些患者會受益于化療。

          給醫生敲警鐘:必須權衡整個學術結果

          那么,為何以往多數出版物都支持將NLR作為生物標志,對此Ojerholm博士指出了一些方法和統計學設計之外的因素,“也有可能是發表論文的偏好問題,有時候作者不會提交負面的結果,有時雜志也可能不會接受,這就是真正的問題所在,我們仍應該對NLR進行大量的研究。”

          Ojerholm博士特別強調,任何一個單一的研究都不具有決定性,醫生必須權衡整個學術結果,“我們的研究提出了NLR在膀胱癌中的問題,在將其應用至臨床實踐之前,我們需要更多的證據。”


          網站首頁 | 中文
          Copyright© 2005-2010 huierbio.com版權所有 洛陽惠爾納米科技有限公司
          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編號:豫ICP備12025201號-3
          洛陽市高新區青城路甲1號惠爾納米科技園 電話:0086-379-60693922
          Power by DedeCms
          免费看成年人视频在线观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青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