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 下月公开审理,孙杨要自证清白!

全文 3085 个字,阅读时间预计 6 分钟。

10 月 13 日,孙杨律师张起淮发微博称:孙杨向国际体育仲裁法庭( CAS )提出了坚决要求公开开庭的请求,孙杨这一请求得到了国际体育仲裁法庭的同意,本次听证会定于 2019 年 11 月 15 日在瑞士蒙特勒举行。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允许媒体及公众进入听证现场旁听,人数限定在 200 人以内。

在接受新华社记者电话采访时,张起淮律师表示:“公开听证会就是为了公正和公平,还原事实!孙杨会提供大量的事实证明自己在程序上没有任何问题。孙杨坚决要求公开开庭审理,表达的既是决心也是信心。”在张起淮律师发布微博后不久,孙杨本人转发了这条微博,并配文:“期待在世人面前证明我的清白,让我排除一切干扰和杂音,心无旁骛地投入我最热爱的游泳事业。”

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将于下个月举行的听证会,主要是受理世界反兴奋剂机构( WADA )就孙杨在例行药检时涉嫌暴力破坏封存血液样本瓶事件提起的上诉。事件的起因还要追溯到今年 1 月 27 日,当时,英国媒体《星期日泰晤士报》以《奥运冠军孙杨侵犯兴奋剂检测人员》(Olympic Champion Sun Yang abuses drug testers) 为题发布了关于孙杨于 2018 年 9 月 4 日的赛外药检期间与检测人员发生矛盾冲突的事件该篇文章列举了从国际泳联反兴奋剂小组针对此事件召开的听证会报告上得到信息。

《星期日泰晤士报》列举的 “事实” 有:

孙杨及其团队让来自 IDTM(国际兴奋剂检测与管理机构) 的检测人员在自己的住所外等待了将近一个小时;

质疑检测人员资质;

打碎封存血样的小瓶;

在无检测人员陪同的情况下传递装有尿样的小瓶;

撕毁检测人员的记录

随后不久,中国游泳协会便发布声明指出:国际泳联反兴奋剂协会已于 2019 年 1 月 3 日认定在 2018 年 9 月 4 日执行的兴奋剂检查是无效的,孙杨也没有违反国际泳联反兴奋剂规则第 2.3 条或 2.5 条规定。

在中国游泳协会发声之前,孙杨通过律师张起淮发布了《律师声明》,指出整个检查过程中存在多项违规操作:

(一)包括血检官、尿检官在内的三名工作人员均无法提供 IDTM(国际兴奋剂检测与管理公司)对此次检查的授权文件;

(二)血检官和尿检官均无法提供反兴奋剂检查官资格证明,且血检官无法提供护士执业证;

(三)三名工作人员在检查报告中虚假陈述,恶意捏造孙杨违反《世界反兴奋剂条例》的事实。

针对此事件,孙杨方面的观点是国际兴奋剂检测与管理公司( IDTM ) 三人检测小组中有两人不具相关资质,属于“程序不正义”,孙杨方面因此有理由担心已采集血样因为检测人员不具相关资质而导致污染,进而采取行动(包括打碎已密封血样瓶)。但澳大利亚《每日电讯报》在一篇名为《中国孙杨凭借文书细节问题逃脱第二次禁药处罚》的报道中针对孙杨方面所提出的 “程序不正义” 指出:国际泳联( FINA )给予国际兴奋剂检查和管理公司( IDTM )是涵盖整组检测员团队的,但孙杨的律师辩称每一个检测员都应有其独立的授权文书。报道中还提到:在做出孙杨无罪的判决后,国际泳联反兴奋剂委员会也告知孙杨,应先配合检测人员完成检测,然后再就相关问题进行投诉。

此外,国际泳联还发表公开声明,否认了公布孙杨事件调查报告的可能性:我们注意到《星期日泰晤士报》和其他一些媒体对中国游泳运动员孙杨的报道。根据国际泳联反兴奋剂条例 ( FINA DC Rules 14.1.5 and 14.3.3)的规定和国际泳联反兴奋剂委员会的裁决,国际泳联无权对此事件发表评论。此外,国际泳联不再关注对这一事件的进一步猜测和传闻。

国际泳联发布声明撇清关系,世界反兴奋剂机构( WADA )则继续跟进。今年 3 月份,由记者克雷格· 洛德(Craig Lord)运营的SWIMVORTEX 社交账号发布消息:世界反兴奋剂组织( WADA )已经就孙杨在例行药检时涉嫌暴力破坏封存血液样本瓶的事件,正式上诉国际体育仲裁法庭( CAS ),如果罪名最终成立,孙杨可能面临终身禁赛的最严厉处罚。按照原计划,国际体育仲裁法庭( CAS )定于今年 9 月针对孙杨一事召开听证会。

就当人们等待听证会召开期间,孙杨事件并未就此平息。今年 7 月14 日,孙杨启程前往韩国光州参加 2019 年游泳世锦赛,也就是在这一天,澳大利亚媒体《星期日电讯报》刊登国际泳联( FINA )关于孙杨事件全文 59 页报告,首次爆料孙杨事件的记者克雷格· 洛德(Craig Lord)也在其供职的《游泳世界》杂志上对该报告进行了解读。

对此,国际泳联( FINA )执行理事科内尔·马库莱斯库在接受法新社采访时表示:“这是非常有害的,我不知道如此机密的信息怎么能够被公之于众。情况很简单,国际泳联反兴奋剂小组已经做出了完全独立的裁决。根据相关规则,世界反兴奋剂组织(WADA)也可以上诉,他们也的确这么做了,国际体育仲裁法庭( CAS )将在 9 月的某一天举行听证会,所以我们就等着看会发生什么吧。”

7 月 21 日,在光州游泳世锦赛游泳项目第一天的比赛中,孙杨以 3 分 42 秒 44 的成绩夺得男子 400 米自由泳比赛的冠军,他也以“四连冠”的成绩超越前澳大利亚名将索普此前创造的“三连冠”纪录,成为该项目在世锦赛上的历史第一人。但比赛之后的领奖台上却出现了极不和谐的一幕,在颁奖过程中,澳大利亚选手霍顿全程“黑脸”,当孙杨邀请队员上冠军台合影时,霍顿竟然视若无睹,非常无礼地站在一旁。赛后的新闻发布会,孙杨也队该事件做出了回应。

孙杨

中国游泳队队员

这是他们惯用的小伎俩,想影响我在赛场上的发挥,但我要做好我自己该做的。我想在这里说一下,他们可以对我有意见,但在颁奖典礼是非常神圣的,每一个人在上面是代表自己的国家,尽管你心中有千般不愿意,但你要站上领奖台,因为你可以对我不尊重,但是你必须要对中国尊重。

两天之后的世锦赛男子 200 米自由泳决赛中,孙杨在体能处于劣势的情况下,以微弱劣势不敌立陶宛新秀拉普西斯,第二个触壁。不过,因为拉普西斯出发犯规,孙杨幸运地蝉联世锦赛男子 200 米自由泳冠军。这一次,挑战冠军权威的人由霍顿换成了英国选手邓肯 · 斯科特,作为该项目并列季军的他在奏唱国歌仪式结束后选择不与其他三位获奖选手一起合影,用行动为之前一天刚刚被国际泳联警告的霍顿站台。

在登上领奖台后、奏唱国歌仪式结束获奖选手合影环节以及离开领奖台后,孙杨三次情绪略显激动地与斯科特说着什么。事后,国际泳联也针对男子 200 米自由泳颁奖仪式上发生的一幕分别向有不当举止的邓肯 · 斯科特和孙杨发出了警告信。

对于发生在光州游泳世锦赛上不和谐的一幕,国际泳联主席胡里奥·马格里奥尼表示,“一名运动员在世锦赛领奖台上抗议另一名运动员是不应该的,这件事让这项运动蒙羞。我们不能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就判定一个人有无违规,这是没有意义的。”对此,澳大利亚反兴奋剂机构前 CEO 理查德·英格斯和国际泳联执行理事科内尔·马库莱斯库也持相似的观点,即疑罪从无。

科内尔·马库莱斯库

8 月 20 日,国际体育仲裁法庭( CAS )官网发布声明称,原定于 9 月进行的关于孙杨的反兴奋剂案件仲裁听证会将被推迟,听证会最早也要到 10 月底才能进行,原因是听证会的涉事一方提出了延期请求,得到了另一方的同意,而后这一延期请求也得到了国际体育仲裁法庭的认可。

国际体育仲裁法庭( CAS 官网发布听证会延期声明一周之后,正处于调整恢复期的孙杨在微博发声,再度回应了年初的兴奋剂检测事件。

10 月 13 日,孙杨的律师张起淮发布微博,透露了本次听证会将于 2019 年 11 月 15 日在瑞士蒙特勒举行的消息。与此同时,该事件最初爆料记者克雷格· 洛德( Craig Lord )也在《游泳世界》上转述了张起淮律师的微博内容,并表示案件涉及三方,即孙杨及其律师和随行人员、国际泳联、世界反兴奋剂机构,三方必须就听证会召开时间达成一致。洛德透露,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向国际体育仲裁法庭提出了申请,要求有更多的时间来准备与此案有关的材料。

根据游泳网站《SwimSwam》的报道,这将是国际体育仲裁法庭第二次召开公开听证会,第一次发生在 1999 年,爱尔兰女子游泳选手米歇尔·史密斯因被爆出调换尿检样本,遭到禁赛四年的处罚,之后她上诉到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并请求公开审理,最终,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做出了维持原判的裁决。

自今年 1 月份至今,兴奋剂检测事件已经困扰了孙杨 10 个多月的时间。还有一个月,国际体育仲裁法庭的听证会就将召开,孙杨及其律师团队希望可以通过本次听证会涤除污浊之气,随后,孙杨便可以全力投入到东京奥运会的备战工作当中。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违者必究!